美黄金期货合约cpyx18.com
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突破女佣的刻板印象 《下女》影评

2017-06-24 来源: MMK1115
分享到:
T + -


环境会改变人心,但是根本的人性不会改变,由林常树执导的电影《下女》,描写了一位进到豪宅工作的下女恩伊(全度妍),怀了男主人李政宰的小孩,却遭女主人(徐友饰演)和母亲设计下了药,流了产,最后只能身殉的故事。 《下女》的故事不新,无非就是始乱终弃的不伦之恋,富豪人家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主题亦乏新意,女人争宠护爱的不择手段,亦和传统的宫廷斗争如出一辙,如非女主角是全度媛,《下女》根本就是一部新意有限,乏善可观的电影,然而,即使是全度妍卖力演出,也救不了《下女》的贫血命运。 一尘不染,通常是豪宅的基本定义,所以才要雇用多位下女来打扫和料理。导演林常树因此替《下女》涂上的第一笔色彩就是乳白色的壁面和亮得反光的大理石地板来突显豪宅的冰冷氛围,偌大又空旷的豪宅,一如白衣黑裙的下女制服,一如黝黑沉郁的琴房,都给人一种欠缺温度的冰凉寒意。 《下女》的主轴是李政宰饰演的钢琴家,他弹得一手好钢琴,因此拥有豪宅,过着奢华人生,身旁的五个女人全都绕着他围转,以他的爱憎为念,都想讨他欢心,他有如自家小王国中的小小帝王,得能为所欲为。 李政宰是个既自恋又自私的男人,身材健美得有如雕塑的他(那就是自恋的具体投射,当然,也是他得以魅惑其他女人的迷人条件),欲望极强,即使妻子怀胎多时,即将临盆,也得曲意迎欢,全力满足他的欲望,但是欲求不满足的他,因此有了染指全度妍的借口(假使妻子没怀孕,他也不会放过到口肥羊的);至于丈母娘一直想要亲近他的贴心情意,同样也在注记着男人的独特魅力。 金钱,是李政宰小朝廷的运转动力,他不会赚钱,就过不了那样的生活,他不是那么多金,也就不会出手阔绰,用纸钞来解决所有问题。他用红酒,勾引女人;玩完女人,就用钱打发。在生命的天平里,欲望胜过情爱,金钱成了解决所有争议的最后砝码,简单不过的金钱逻辑,也让他与衣冠衣禽兽画上了等号。 因为,自私,几乎就是这一家大小的共同符号与标记。 尹汝贞饰演的女管家是全片的复式基调,豪宅的一切都是她在打点,规矩由她定,秩序由她排,连新女佣也是她去面谈找来的,男主人的毛病,她比女主人更清楚,因为她常在暗夜行走,男主人的私欲猎行,她始终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但她安心享受着富裕奢华的帮佣人生(有多少女佣,可以每天喝着红酒泡澡?她的儿子即将升任检察官,转眼也可以晋身权力阶级了),不想干预男人的任性猎艳,也无意阻挡女人的愚爱,更坐视着女主人设计了坠楼陷阱,要让恩伊流产的计谋。 沉默就是共犯,沉默就如这一家的冷白摆设基调。 导演林常树给予李政宰的颜色同样是冷酷无情,但也因此得不到任何人性的温度,例如全度妍不过是蹲在浴室擦拭着浴缸,露出的半截膝盖和大腿,就构成了他觊觎染指的要件;例如,他的手指可以非常流畅地在黑白键上宛转跳舞,炫技或许不俗,却没有因而散发出动人的力量,一如他的华丽外裳,美则美矣,却全无灵魂。 但是这些都属于刻板印像的传输,《下女》最大的问题在于导演对于全度妍的角色认知太过平板,会弹琴的男主人固然让恩伊仰慕,却看不出恩伊有任何可以取代女主人的信心与企图,她的心态与做为只像陷在汪洋大海中,一旦看到一条可以助她脱离贫贱苦海的绳索,就紧捉不放的憨傻与痴情。她触摸到女主人肚中宝贝的滚动体态时的惊喜,也只能说明她是有爱心的女人,不会伤害肚中小生命的女人(才会有母女联手陷害她流产的计谋),却不能让人看见她对弱小生命的疼惜。 电影中的第五个女人就是李政宰那位害怕和父母亲对话的小女儿,因为她很清楚笑容可掬,彬彬有礼的父亲可是阴睛不定,会随时翻脸的威权帝王,她即使最亲近恩伊,也曾说过几句贴心话,更曾告诉过恩伊,坠楼不是意外,是外婆故意推她的真相,但是面对强大父权的噤嚅,也成了难以耍脱的桎梏。 换言之,《下女》中的五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其实都是被熨斗烫平的平板人物,也许上漆涂色还算不俗,却少了生命力,更没有了立体感,也不会赢得太多的同情与关注,一如电影开场那位坠楼的女子,导演林常树完全不想探索那个女人的悲剧人生,《下女》的结局多了一位悬灯自焚的女子,就算烈焰腾空,也没有改变钢琴家一家人的生活基调,冷漠的人生,就这样写下了让人无从使力的句点。

本文来源:MMK 责任编辑:MMK1115
分享到:

魔术师:湖人新核已经上位 上赛季只主打科比—人

热点新闻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